原创 已经习惯了

原标题:已经习惯了

如同预料那般生死战的费城又尿了,以至于被热火痛打三节后主场球迷纷纷提前离场表达失望。毕竟受虐狂少之又少大多数球迷都是正常人,既然比赛结果与比赛过程两样都不沾,何苦非得熬下去?

暴打老东家后吉米杀人诛心,步入球员通道前大喊大叫“当初就是这群八嘎宁签哈里斯也不留我”。尽管刺耳却无从反驳,因为吉米确实再度证明自己是世界上最硬的JB。而这,恰恰是费城这支软绵绵的球队所急需的元素。

用软绵绵这词形容费城毫不夸张,G3&G4不过是嗑下小蓝丸后的幻象,药效一过终归擎不了天。能想象非生即死的关键战全队防守松散到任由对手随意进出来回抽插?能想象Win or Go home的较量二当家散步遛弯?任何一支正常球队都不可能出现的元素,却在今日之费城齐活了。

散步遛弯的是谁不用问,詹姆斯-哈登。上半场打的其实还行两队只差1分,下半场可倒好莫名其妙的不出手了。有人嘀咕这是因为大湿接不到球了,但只要看过比赛就该意识到这其实不完全是战术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最起码的你得积极,得主动,得招呼队友把那该死的球给你,总蹲在弱侧摆出副“哥几个随便攻我就看看的架势”让队友咋传啊?

于是整场比赛大湿只出手9次,下半场2中0一分未得。有人硬要掰扯腿筋没养好所以进攻不利索,这样的辩解实则非常可笑。去年季后赛带伤复出与雄鹿抢七正儿八经拖着条伤腿尚且出手17次再造10次罚球,怎么到今年出手数直接打对折连罚球都没了?相较于低到可怕的出手,全场0罚球是更令人唏嘘的数字。说明啥?说明连攻筐搏犯规的意愿都没了。

人和人终归是不同的,当遇到困难时有人会选择迎难而上也有人会选择向后退缩。今儿的恩比德铁成这样就还孜孜不倦投了24个。讲到底想赢但有心无力,与既无心也无力是有实质区别的。

所以一方面个人竞技状态大幅下滑,另一方面本就不咋坚定的意志同样以飞快的速度消散。而这种表现贯穿了整个系列赛,6场下来大湿场均只出手13.2次何其匪夷所思。想当初火勇大战那会儿场均出手都得接近25次了,这才过了几年啊?

承认吧,现在的大湿就是个三无球员。没状态,没斗志,还没眼力见。没眼力见有宏观也有微观,宏观层面不惜与篮网翻脸跑路精挑细选结果就这,很有几分与玉凤办离婚转身迎娶乔碧萝的架势;微观角度你在场上都打成这样了还在那儿喋喋不休教马克西做事,气的人小马起身把坐垫都给摔了。

因此真得奉劝登密一句,逆风要认挨打站稳,别总试图撇清责任或把罪名扣到别人身上。你说费城配置有问题猪头是饭桶乃至带伤上阵的大帝表现不咋地我都不反对,以上都是事实,可归根结底路是自己选的。还记得那句歌词不?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这才几个月?

大湿赛后展望未来,表达希望留守费城再展宏图的想法。只不过恩比德赛后俨然图穷匕见,先是声情并茂回忆当初与吉米并肩作战的美好时光。这言论已经很有问题了,哪有输球后拼命念叨还是前任好的?

接踵而至的台词更不中听,比如谈到自己的搭档时恩比德是这么说的:

“大家都期待他能成为火箭登但他已经不是了。现在的他更像一个组织者。我想就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大湿有时完全可以打得更有侵略性一些。”

谈到自己的未来时又是这么说的:

“我不是总经理也不是管理层,我不会去做这些决定。他们会尽一切努力去帮助球队赢下总冠军,如果这意味着需要做交易,签下新人或者是交易我,这就是他们需要做的事,我相信都是为了夺冠要做的。”

可以视之为忍无可忍后的一种宣泄也可以视之为对管理层表达不满。先前早就说过大湿作为外来户最好的融入方式就是通过表现立威服众,你足够强势时大伙自然会围绕你以你马首是瞻,可一旦不够强势大伙自然轻慢你瞧不上你。普通的同事关系就是这样,项目尚有前景时大家还能做个表面兄弟,项目前景暗淡凭啥再给你好脸色?你谁啊。

无形中就给费城出了道难题:休赛期如何与大湿谈续约。站在费城角度他们肯定希望大湿能搁置续约执行选项再打一年看看,可站在大湿角度这关乎到职业生涯最后一份大合同,绝不能把宝压在“来年强势反弹再与球队谈条件”。因此球队与球员之间注定会有博弈,而如今还得把恩比德的情绪给考虑进去,狗总真要一意孤行给老相好大合同保不齐恩比德就掀桌子不干了。

这就叫出局后乱成一锅粥,当然我已经习惯了。以往这样的名场面出现过很多次了,每每需要他站出来力挽狂澜时总能不出所料的端上一碗臭气熏天的热翔。与过去有所不同的是这回连展望未来的资格都没有了,再过仨月年满33周岁,咋地还指望他能像老炮那样倒流时光鼓捣二次创业?

老炮今儿也挺惨成了东子背景板,可再怎么着老炮还有抢七打,还有关键的主场可以争回颜面反观大湿的赛季已经结束了。可劲折腾也就比大哥多打一轮,何必?何苦?

以往批斗大湿时总会怒其不争的斥责这家伙明明神功盖世能力超群却总精神涣散让人气不打一处来;现在连批都懒的批只想阴阳怪气嘲讽他几句,可能这就叫蹭热度带节奏但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自己的键盘。

这就叫习惯已成自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Author